打亥南冠寫於 2010年11月12日 16:15

寒假到了,這是<span>阿朗</span>青年學子最期待的季節,因為這時可以去林班賺錢了,而讓人興奮的不是有錢賺,而是去林班工作,總是在人生青春年華的路途中,留下一場讓人咀嚼不完且無窮美好的回憶。


<span>阿朗</span>與部落同伴早早就在工地,等工頭<span>犮拉尬夫</span>及他另外招募的其他部落的青年男女。此時ㄧ群青年男女等待的心情,如同摸彩開獎般的既緊張又興奮,因為犮拉尬夫另招募了來自屬於<span>卓群布農族(taikituduh)</span>部落的青年男女,不同於<span>阿朗</span>所屬的<span>郡群布農族(Isbukun)</span>。不管男女,大家心知肚明的再等什麼,只是心照不宣,尤其是內斂深沉的布農族,浪漫的氣流更是穿梭在每位青春蕩漾的的臉龐之間。

終於等待的人出現了,除了<span>犮拉尬夫</span>以外,相對的大家都互相是新人。此時每個人都是獵人,也同時是別人的獵物,所以特別互相吸引。此時<span>阿朗</span>的眼神,被<span>莎妮</span>吸引住了。而<span>莎妮</span>也被阿朗強健的體魄及斯文的臉孔給迷住了,大概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!只是大家都在用感覺來感覺對方,但是總會等著找機會,再伺機表明。

開始要砍草時,<span>阿朗</span>與<span>莎妮</span>很自然又很刻意的隔著兩人,大概十來公尺,所選的位置就是這麼不近又不遠,剛好可以藉著砍草的自然轉身,看到對方並以眼波傳達愛意,或可以偶而聽到對方工作時突發的美妙聲音。草砍到中途,砍到刀鈍是正常的,所以一般有經驗如<span>阿朗</span>者,腰際都會佩掛小型的磨刀石。莎妮看到了,哇!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與非常正當的藉口,總得利用,於是<span>莎妮</span>就慢慢走向<span>阿朗</span>,欲向他借磨刀石。因為借磨刀石是手段,與阿朗第二次接觸是目的,所以總是有種偷偷摸摸的緊張感,深怕別人看透她的心與行動。

<span>阿郎</span>看到<span>莎妮</span>停止砍草,而移向自己的方向,內心開始崩崩跳跳,小鹿亂撞,既期待又怕跌落,而手已經無意識的在揮動鐮刀(砍草),臉頰開始發熱,因此把臉別過較無人會發覺的方向,因為他感覺到現在的臉如發情的猴子屁股般的紅。<span>阿朗</span>心裡暗算著,<span>莎妮</span>的身影已越過中間的兩人,再來就是我。心裡一方面很高興,她是要找的是我嗎?一方面緊張,還是她會越過我要找別的人?啊~真的是難熬。此時<span>莎妮</span>的心情如履薄冰,深怕有意外,壞了自己的美夢,所以短短十公尺不到,竟然有如遠在天邊之感,每跨一步,心跳加速一成。這種氣氛壓得兩人喘不過氣來。

「喂!你的hatas可以借我用嗎?」莎妮鼓足勇氣,手指著<span>阿朗</span>的腰際,並小聲的對他溫柔的喊。

<span>阿朗</span>聽到<span>莎妮</span>如此的舉動,如晴天霹靂般,重重的震擊他幾乎忘了呼吸,而無力回話,更清楚一點,就是不知如何回話。<span>莎妮</span>看對方無回話,感覺被悶棍挨了一下,但是既然好不容易來到了,怎麼就如空手而返呢?心想,是不是太小聲了,以致於對方聽不到。

「喂!你的hatas可以借我用嗎?」<span>莎妮</span>這次用盡很大的力氣,手指著<span>阿朗</span>的腰際,大聲的對著他講。

此話一出,震撼了整座山,空氣為之凝結,畫面如同定格般,郡群布農族人,都朝向<span>阿朗</span>與<span>莎妮</span>這個位子,都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著,不!用亂七八糟的眼神打量這對男女。

大家回神後,突然發覺阿朗倒下去了—昏倒。

PS:hatas

1.卓群布農族為「磨刀石」

2.郡群布農族語為「……」(去問郡群布農族的朋友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ansalu 的頭像
Nansalu

Nansalu

Nansa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