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沙魯原地重建系列(3)我的名字是Alang

本文摘要:2011年的第一天,改制後的那瑪夏區南沙魯里在跨越了去年的風風雨雨後,在這一天迎接了新成員,這位新成員對南沙魯人並不陌生,他是紀錄片工作者─鄭澤文。( 圖/ 劉瑋婷。Palavian家族新成員合照 )

文/劉瑋婷

2011年的第一天,改制後的那瑪夏區南沙魯里在跨越了去年的風風雨雨後,在這一天迎接了新成員,這位新成員對南沙魯人並不陌生,他是紀錄片工作者─鄭澤文。

風災後,鄭澤文帶著攝影機走進土石流重擊後的南沙魯,《家現在在哪裡了?失去方向?》、《鄉關何處》兩部紀錄片寫下南沙魯災後所面臨的問題、困難以及祝福,長期的與部落互動,除了用機器紀錄下南沙魯的一切外,鄭澤文在接受命名儀式時表示,南沙魯的人讓他覺得自己被當成「自己人」。

布農族的命名是採用繼承的方式,舉例而言,一位在家中排行第二的青年婚後育有三子,長子就會繼承爸爸的名字,次子則是祖父,也就是青年的大哥的名字,么子則繼承祖父的兄弟的名字,以此延續家族。

DSC05083

在徵詢過長老同意後,鄭澤文的布農族姓名是Alang‧Palavian(音:阿朗‧犮拉菲),1月1日這天,在南沙魯原鄉重建族人的見證下,在部落餐廳舉行儀式,先由Tahai說明流程,同時用母語告知族人,命名儀式是相當嚴肅的事情,希望大家能夠認真看待。

接著,Tahai拿出一條以箭竹編成的項鍊,墜飾則是菖蒲,Tahai說,「以前在要上戰場前,長輩會先將即將出發征戰的青年集合,取來箭竹,切成適當的長度後,一一分給勇士們,勇士們會將箭竹放在胸兜中,一夜後,長老會再次集合青年,詢問昨晚是否有作夢,假設今天有四個人要去打戰,有兩個人做了好夢,兩個人做了不好的夢,長老就會將這兩個作好夢的勇士的箭竹平分成四等份,再分給四個青年,表示大家都可以得到好運跟祝福。」

至於菖蒲的象徵意義,Tahai說,過去若有母親要離開孩子,為了避免孩子因為找不到媽媽哭鬧,嬤嬤會先將菖蒲放在口中咀嚼,再將菖蒲放在孩子額頭上塗抹,「菖蒲本身就有驅邪的意涵,加上媽媽咀嚼後,因為有著母親的味道,也會讓孩子更安心。」

取這兩種植物的祝福意涵,南沙魯人將這條項鍊送給鄭澤文,祝福他能夠平安順利,同時由Palavian家族的長輩替Alang‧Palavian戴上飾品。儀式完成後,村民們一同用餐,笑語間不時可聽見大家互相糾正:「唉呀,不要叫澤文,要叫Alang‧Palavian。」村民Aziman說:「這讓我們覺得很開心,因為他讓我們感受到他是認同我們的文化。」

DSC05100

DSC05117 DSC05119
家族長輩取菖蒲在Alang額頭上揮動,口中念著祝福的語句

DSC05156
Palavian家族新成員合照

轉自莫拉克獨立新聞網

創作者介紹

Nansalu

Nansa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